[kaisoo]/Inopportune


天气一冷,头脑就跟着运转得慢起来。
我承认这没有什么逻辑关系,人总喜欢把自己消极且龌龊的心情状态归结到天气头上,就像今早我被难得的阳光刺得不得不早早醒来,心想终于放晴了,兴许会是不错的一天,可当现在距离第二天只有十几分钟我望着窗外黑压压一片的时候,只能为今天下个“没有任何改变”的总结,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很烂的一天。
于是我觉得,是不是该换个深色的窗帘了。

在背到inopportune这个单词的时候,我决定起身去泡个咖啡,在身体站直的那一刹那,我清楚听到了与我年龄极其不相符的骨骼间挤压发出的吱呀声,它提醒着我自己又在电脑前持续度过了快10个小时。
备考生的日子就是这样,咖啡味变得令人作呕。其实这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无法分辨自己到底是清醒着还是犯着困的,只有拿咖啡作为一个参照物,喝下它,我就还是清醒的,先勉强这么算是吧。
这真是个很自欺欺人的想法。
于是在速溶咖啡毫无口感可言的苦涩中,我回忆着刚背到的单词的拼写。

“i-n-o-p-p-o-r-t-u-n-e”

“不合时宜”

背单词真的是个很-----怎么说呢-----很适合我做的事,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现在看到的这几个字母排在一起,要不了几分钟后就如同街边路人的脸一样,在脑海里只残存百分之二百的高斯模糊效果后的画面,反正后面几天也会反复重温,这个初次见面就变得没有意义了起来。
我记得对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撇着嘴然后歪头苦笑了一下,那之后我才发现你总是对我摆出这个表情,所以表情这个词在我的定义里一直是个动词,你说你这人怎么对单词也这么悲观,偶尔也可以自欺欺人一下的吧。

你看,我现在一定不是在清醒的状态中的,尽管我已经喝下了半杯咖啡,竟然还是想起你来了。
妈的。


“i-n-o-p-p-o-r-t-u-n-e”
我磕磕绊绊地念了出来。

我想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


“怎么去春游也背单词啊,哥不愧是好学生。”
你长腿一跨自然无比地哐一下就坐到我座位旁,老师看到最后一个学生终于也归了座,转头对巴士司机示意可以出发了。
我诧异地看着你自顾自凑过来看我手上单词书的脑袋,一句“后排空位不是很多吗”噎在喉咙里,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埋下头继续看书,眼角是你染成深褐色的发鬓。
“我和你说,背单词最重要的是身临其境,就是,你要是经历这个单词的意思,会记得很清楚的。”
你神情真挚极了,其实我当时可想笑出来,一个英语全年垫底的学生似乎非常在行似的,但我还是忍住了。
“我现在看到的这几个字母排在一起,要不了几分钟后就会忘掉了,反正之后还会反复看,又不强求初次见面定终身。”
你眨了眨眼睛似乎是理解了一会儿才明白我的意思,然后撇嘴苦笑着说“你这人怎么背个单词也这么悲观,偶尔也可以自欺欺人一下的吧。”

我们其实不是会像这样聊很多的关系,但意外的我没有感到不适应,似乎我们之前真的就是这么熟一样。我是英语课代表,你是经常拖作业的头疼学生,最经常,或者说仅仅会发生的对话就是早自习开始前几分钟我边拖着长音无力地喊“金钟仁你不说你早写完了吗”边用握成卷的课本敲你埋头苦赶的头,你就抬起脑袋冲我笑,说快了快了。
那笑,真是他妈的,好吧,我就稍微对从初一至高三的姑娘们成天为了看你一眼每个课间不辞辛苦扒窗口的行为表示一个墨点大小的理解吧。

于是你就用那个程度杀伤力的笑面对我,说我看看你现在在背哪个单词,给你切身体会一下促进效率呗。
你不顾我无视靠过来低头一瞧,挠了挠脑后脑勺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停住放下手,似乎才发觉这个无意识的动作会显得自己分外的怂。
“ino..o.......反,反正不就是不合时宜的意思吗,那就做点不合时宜的事不就好了。”
我有点好笑地看着你,好奇你还能怎么接这个话茬。
事实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完完全全按部就班地照着预料发展的。
你沉默了几秒,突然俯过身将脸颊贴近到我的耳边,我愣了一下刚想发起一记肘击,但温热的气流没有预兆的就痒痒地从耳边钻了进去。

“其实我不小心偷看过你的日记,真的是不小心,我知道你………呃,对女生不感兴趣。”

我感觉脑子嗡地一声当了机,整个人僵在座位上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周围同学们沉浸在猜测目的地有什么好玩设备的喜悦氛围中,我却像是被猛地推到泳池水中,喘不上气。
在我终于彻底明白眼前这个混蛋说了些什么的时候,你一退身,又再一次露出了那个该死的笑容,从我身后车窗外照射过来的光线下形成一个柔着光的暖色调。

“所以,哥你对我感不感兴趣,我很早就想问了,要试着和我交往看看吗。”

这不是个疑问句。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突然暗了下来,原来巴士开进了隧道里,忽然降临的黑暗被拉成一道流动着的长长的影子,我听见耳边仍然不停歇的大家兴奋的吵闹声,却又觉得此时是寂静的,听觉和视觉似乎被糅合在了一起,这感觉非常奇怪。你就在这个时候吻了上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那不是个疑问句,你对我态度的笃定让我惊讶之余感到有些隐隐的怒意,可膝盖上我渐渐松开的拳头也很不留情面的提醒着我,我的答案很早就已经给出了。
于是我闭上了眼睛。


就先到此为止吧,因为这也许是我,在我们之间能回忆到的最甜美的部分了。
我质问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进行着“回忆”这个人类最应该进化然后率先遗弃的行为,恍然一想其实这一段时间我可能每一天,每一秒,都在这么做。
比如说,现在我住的公寓楼下的篮球场———姑且把那好几个球框都没有网的一小块平地叫做篮球场吧————每天晚上六点后就会出现成群结队的看起来无处发泄能量的高中生,他们很自然地让我想到了你,你们都像是生来不知道如何好好穿校服,敞开的衬衫里露出花哨的T恤图案,裤脚一定要卷到小腿肚,差一厘米就是老土,将一个三分球硬生生表演成街舞的动作幅度,也不知是真笑得没心没肺还是蓄意地吸引路过的没有年龄限制的姑娘们。
这么讲听上去似乎你也就是个平凡的却在那个年纪希望不那么平凡的高中男生中的一个,但我觉得,你和他们又有点不一样吧。
我们交往过后,最经常发生的对话依然是关于英语作业,即使你的对象是课代表,作业提交速度依然没有什么变化,所以当你看起来很深情地和我说“其实我以前是故意拖作业等你来催我”的时候,我不屑地给予了枚白眼,男人嘴里有什么真话。
每天放学后,我就抱着英语老师让我帮忙批改的习题册慢悠悠晃到篮球场边,看着你挥洒充溢着少年荷尔蒙的汗水,然后总是准确无误穿越队员和聚集着加油助威的女生们将视线投向我,摆着手示意让我将矿泉水递过去。
同样是男生,靠。我有时也难免会不甘心,所以往矿泉水里偷偷挤了很多午餐供应的柠檬这种缺德事也不是没干过。

我总坐在看台第一层最边上的位置,你有时打累了过来休息会帮我批改习题册里的选择题,有一搭没一搭扯一些关于篮球的专业术语骂骂今天惹你不满意的孙子,然后在我眼皮底下大胆地将自己本子上原本错了的A改成正确的B,接着被我一掌捶走。
“哥你手劲这么大,该和我一起练投篮啊。”
“你怎么还喊我哥。”
“那喊什么,暻秀?秀秀?”
你大笑着又挨了我一巴掌。

那一天球场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生口角,你拽着对方领子差点和人打起来,被劝下场坐在我旁边沉默了很久,然后对我说:“有时候我觉得每一天都好长,但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
我说:“是啊。”
“哥你以后会做些什么?”
我说:“谁知道呢。”
可能我们还聊了些什么吧,我似乎问了你为什么要和别人吵,你没理我,你肯定听见了,但只是垂着头看着地面,苦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是高中毕业典礼的前一天,也是我们交往的最后一天。


杯子里的咖啡已经见了底,我简直觉得这是我人生中喝过的最难喝的咖啡。
而且说真的,让我回想起这些事情已经够不合时宜了,就不能来一些正面的,像是和惊喜这个词搭点边的事情发生吗。

比如,我想想,突然收到你的消息,门口传来熟悉频率的敲门声,眼睛一睁发现是一场梦之类的,什么都好,和你,和金钟仁这个名字相关的事情。

夜间十二点四十五,篮球场不知为什么今天少熄了一盏路灯,光线明晃晃透过窗玻璃直照过来。我终于还是披上外套决定出门买点酒。


其实我没告诉过你,我那时多希望那个隧道里的吻能维持得再久一点,现在也一样。


End

评论
热度(7)
© <局外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