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现在已经是2017了吧。想了一想,真的很多年没有写过年终总结了。嗯…好像我还没有到可以用“很多年”来概括自己人生的程度,那就“很多个年”这样,稍微别扭的接近那个意思吧。
初中的时候是非常热衷于写年终总结的,发在日志里,有很多话很多话可以讲,好像每一年自己都有不一样了,句末还要浅尝辄止一样的附上对于当时喜欢的男孩子的一些不明不显的小期盼小怅惘,每个字都在传达“你一定要看啊”。其实根本不会看的吧,但这样的期望就会促使我去写,琐碎的事,似乎很庞大的事,都想要去写。
不知道算不算是近年的一个变化,我好像变得更爱哭了。这样说的话似乎听上去自己像是个经常哭的人,但是定义一个人爱哭的频率到底是依据在外人面前哭还是自己哭的次数?总而言之,经常莫名其妙就哭了。
回想一下这一年的十八岁,真是非常不像十八岁。交流对象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去画室,一个人吃外卖,一个人做了很多一个人可以做的事。网上现在经常有对于一个人看电影此类话题振振有词如同“我一个人做这些事也很开心啊”,朋友听完我的陈述后会问我,你一个人做这些会无聊吗孤单吗,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准确回答,我有很多可爱的善良的关系密切的挚友们,所以绝对不是孤独无伴的,但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情绪是怎样的,这一点是我随着年龄增长渐渐意识到的一个自我定位。大多数开心的时候都不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开心,只有忧郁和焦虑会真实。我真正的开心是怎样的,我也不太清楚了。
因为申请大学要准备作品集没有去高三上学,这一年几乎百分之七十的时间都是自己度过的,和松节油的味道,黏糊糊的难洗的颜料,外卖的袋子,SAI的空白界面,爱豆的新专为伴。
之前的十七年几乎从未对社交有过烦恼,很幸运的,有不知道为什么顺风顺水就自带的人缘,身边的人也都很好,但就是,突然一下子发现,我的社交圈子已经止步停留在初中班级很久很久了,久到大一开学我才认真关注起这个问题。我不能说这是好还是不好,只是最近我开始担心起来,啊,大家都在交新的朋友,而我是不是会一直这样止步不前呢?做的梦的场景永远是初中教室,梦里的男孩也永远是初中喜欢的男孩。
在很多很多时刻,我都觉得自己很难融入一个模式,一个人与人相处的模式,像是个总伴随着尴尬气氛的小小异类,小心翼翼的,揣测着,犹豫着,做一些事后回想起来很难以理解的举动。我太关切与自己与他人之间的安全带,是否熟悉,是否亲近,这些事情我以前都从未正面思考过,现在想想好像其实是个困扰了啊。
写essay最不喜欢写结尾了,毕竟哪有这么多好总结的事情呢,那就不写了吧。2017好。

评论
热度(1)
© <局外人>|Powered by LOFTER